第四章:不欢而散(一)(1/1)

那些女子都退下之后,胡雯雯对秦云说道:“秦先生,第一次来这里,就请先品尝一下我们这里的几道独具风味的招牌菜吧,希望这些菜肴能另您满意。”说完便示意秦云对桌上的那些菜进行品尝。

秦云点了点头,随后他看了一眼自己面前那巧夺天工的餐具,只见面前的餐具是十分考究的珐琅碗和碟子,而筷子则是XY材质上面镶嵌了银子,拿起了筷子,秦云夹了一筷子面前的一道菜,将那道菜送入口中轻轻一咀嚼,那道菜入口很酥,在口里化开之后唇齿留香,令人很是回味。放下筷子秦云对那菜肴赞叹道:“胡小姐特意准备的菜肴果然是色香味俱全,在下倒是有口福了。”

听到秦云赞扬自己这里的菜肴,那胡雯雯很是高兴,随后她又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冲着秦云遥遥的举杯道:“秦先生既然喜欢这些菜肴那我就放心了,第一次见面,来,我敬秦先生一杯,还望秦先生赏脸。”

看到胡雯雯举起了酒杯来敬自己,秦云也不好意思拒绝,他也只能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遥遥的示意了一下,随后小小的眯了一口酒。

秦云此番虽然是只沾了一小口酒,但是那酒十分醇厚,入口就有一种火烧火燎的辛辣感觉,他的舌头在这一瞬间居然被刺激得麻了,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看到秦云皱眉,那胡雯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秦先生,我不知道您不胜酒力,原本我还以为如秦先生这般的男子很是喜欢烈性的酒,我便让属下制备了我们这里最烈的酒,秦先生我这就让她们过来换酒。”

听到胡雯雯的话,秦云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胡小姐咱们还是先说正事吧,先前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看到秦云将先前的问题又推到桌面上来了,那胡雯雯笑着对秦云说道:“秦先生,您真是一个很会破坏气氛的人,原本我还想和秦先生共进晚餐之后再谈事情的,既然秦先生这么急,那我也只能开门见山的先谈问题了。”说到这里,那胡雯雯又打了一个响指,先前的那帮女子又走了过来开始收拾桌上的菜肴了。

等到那帮女子收拾完毕,那胡雯雯用餐纸小心翼翼的擦了擦嘴唇之后才对秦云说道:“这次冒昧的请秦先生过来其实是家父的意思,不过家父这些天身体有些不适到京城去看大夫了,所以我就代替家父来和秦先生见面。其实早在几个月之前秦先生第一次来杭城的时候家父就已经开始关注秦先生了,只是当时秦先生的立场并未明确,所以家父也就没有找秦先生,如今秦先生既然有留在杭城的意思,家父便想招揽秦先生,不知秦先生意下如何?”

听到那胡雯雯的话,秦云有些吃惊,他想不到在自己第一次来杭城投奔赵老夫人的时候他就已经被这风月居的主人给盯上了,他想不通,自己身上究竟有什么值得面前这个女人身后的势力来关注自己。

因此秦云有些疑惑的问胡雯雯道:“胡小姐,我想问一下,你的父亲胡老先生究竟为何会对我产生这么浓厚的兴趣,还兴起了招揽之意?”

胡雯雯貌似就是在等他这句话一般,她甜甜的一笑,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道;“关于这件事其实我也很是好奇,也曾经问过家父,只是家父对于这个问题也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让我不要多问,他自有他的主张,若是秦先生想知道原因,只能等到家父回来了以后当面问他了。”

秦云的问题得到的答案让他很是无语,他有一种一拳打在海绵上的无力感,对方既然给不了自己明确的答案,那么自己也不可能答应对方稀里糊涂的招揽。

因此秦云接下来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等到胡老先生回来后我再亲自登门造访。”

听到秦云要走,那胡雯雯却是赶忙挽留道:“秦先生,请留步,虽然家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以小女子方才和秦先生相处来看,秦先生身上的确有很多令人着迷的地方,因此,现在不单单的是家父想招揽秦先生了,就连我也升起了惜才招揽之意,还望秦先生能够答应小女子的请求。”说完这些,那胡雯雯眼睛忽闪忽闪的望向了秦云,她的眼神中秋波流转,明着给秦云抛了个媚眼。

秦云原本已经起身了,但他刚起身就听到了胡雯雯的这一席话,随后又被她的媚眼给电了一下,他不由得皱了皱眉,他此刻倒也不急着走了,他倒要看看这一对父女两人究竟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于是秦云便又坐了下来,随后他暗有所指的对那胡雯雯说道:“胡小姐,恕我直言,我秦某人乃是一届莽夫,所学之术也登不得堂,入不得室,秦小姐门下已经有诸多的能人义士,少我一个也不算少,而且同他们比起来我秦某人只不过是萤火之光罢了,当不得胡老先生和胡小姐如此隆重的邀请,胡小姐还是将心思多放在他们身上为好。”

听到秦云的话,这胡雯雯岂能听不出他话里有话,看来这秦云还是在计较昨晚的事情,原本昨晚她父亲是派她去请秦云的,但是当时她根本就没将秦云当回事,于是她便自作主张的让自己一个鬼仆手下去送信了,没曾想在这方面倒是得罪秦云了,现在她有点后悔了。

既然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胡雯雯也不打太极拳了,她知道秦云这个男人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若是自己再跟他绕弯子说不定他还真就走了。

于是胡雯雯很是诚恳的数道:“秦先生看来还在为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实话实说,昨晚其实本应该是由我亲自登门造访秦先生的,但是当时因为有事走不开身,就只能派出鬼仆来送信了,还望秦先生多多海涵,不要见怪了。”

听到胡雯雯的话,秦云也不好再在这件事上揪着不放,不过他还是觉着这胡家人绝对不会只是简单的想招揽自己这么简单,秦云相信整个杭城里面想攀上胡家的人肯定多于牛毛,而且其中比他秦云厉害的人物比比皆是,他们胡家不去招揽那样的人反而是特意来招揽他这么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这说到哪里都不合常理。

而且方才这个胡雯雯也承认那个小鬼是她放出来的,那这胡家人自身也是能人义士,只是秦云不能断定他们究竟是属于哪一路,是正是邪?若是正道中的人士,那秦云倒是能够跟对方成为朋友,至于招揽,在他看来还是算了,毕竟自己如今有赵家在身后支持,若是贸然的加入其它组织和势力,那样岂不是白眼狼了?

若是邪派,那自己更加不可能加入他们了,当初秦家就有祖训,后辈儿孙不得和邪派之人勾结,若是和邪派之人勾结的话,今后会被剔除出去,永生永世不得再踏入秦家宗门。

所以总的来看,无论这胡家是正是邪,他都不可能加入胡家了,秦云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他既然决定不加入胡家的话,他便很是直接的表态了。

所以他接下来说道:“我秦某人并没有怪罪谁的意思,实在是我秦某人不能答应胡小姐的邀请,还请胡小姐不要见怪,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听到秦云毅然决然的回答,那胡雯雯有些错愕,她想不到这个秦云会这般硬生生的拒绝了自己对他的招揽,而且自己方才还在他面前放低了态度,要知道,不单单是杭城,甚至是整个浙省,她胡雯雯若是肯亲自出面去招揽一个人的话,那个人肯定会认为是自己祖上积德了,那是八辈子都不一定修来的福分。

可如今面前这个男人却是拒绝的这么干脆和生硬,这让胡雯雯有生以来第一次面对了挫败,她现在在脑海里面飞快的思索,面前的这个看似其貌不扬且名不经传的男人他究竟为何会拒绝自己的招揽?在想了一大堆的可能性之后,胡雯雯将这一切归功到了秦云孤陋寡闻这一点上面来了。

想想也是,看他那个样子估计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而且还是几个月之前来的杭城,自己家族在杭城的层面也只有达到了一定身份的人才会接触到,下面那些小鱼小虾哪有可能接触到这个层面的人物,所以这胡雯雯想当然的将所有问题都归结到了秦云的孤陋寡闻上面,想想她也就释然了。只是这胡雯雯根本不知道,就是因为她的想当然让接下来的事情越来越僵了。

想通了以上的问题之后,胡雯雯再次露出了笑容对秦云说道:“秦先生,请您在作出决断之前先听我讲几句,等会您再做决断也不迟!”只是这次她的笑容底下或多或少的藏了一点讥笑在里面。

PS:本书已经在起点签约,作者每天都会稳定更新两章,直到全书完本,如遇推荐票和打赏多的话便会加更,在此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本书的朋友,你们的支持就是我创作的动力!目前跪求推荐票票和收藏!!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