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第 31 章(1/2)
这是病,得治[快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司徒照这样的反应, 奚宁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他这是故意装的还是……

  他周围也没有带别的魔族, 多半是独自前来的,或者只带了简单的仆从, 没有带到这里来?

  那个眼神当真就像在看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奚宁十分委屈,他胡思乱想着收回视线,却发现霍修在看自己。

  他是见过初一的, 这人居心叵测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 奚宁敛住神色低着头不再看司徒照。

  如果他真的是初一,就算先前没有来找自己,等到宴会结束后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奚宁想着想着, 又开始不确定起来。

  他的病症随时都在影响着他的情绪, 初一离开了这么长时间, 他不在的时候奚宁还能一边安慰着自己, 一边忍受压抑着。

  现在人就出现在他眼前, 还对自己视而不见,奚宁心情控制不住地越来越低落,看着桌上精美的菜肴一点胃口都没有。

  在他低着头发呆的时候,司徒照不易察觉地看了他一眼。

  仙乐重新响起, 厅中众人都各自谈笑敬酒,大部分人的目光焦点都放在司徒照身上, 对他的来意非常好奇, 有心思细腻的人还发现, 仙帝对这位魔尊的态度,甚至比对先前来联姻的妖族还要热情些。

  仙帝欲与各界交好,否则先前也不会邀请妖族来仙宫,魔族平日里喜欢独来独往,从不屑于搞外交这一套,而现在这位魔尊却是主动来访,先不提缘由,这事一传出去仙帝面子上也有光。

  奚宁默默坐在位子上像个隐形人,也没有人来找他说话,春桃俯身为他斟了一杯酒,声音极轻“殿下,您看到那位魔尊了吗,奴婢觉得……”

  奚宁捏住筷子的手收紧,微微偏头冷声道“你再乱说一句,就不必待在仙宫里了。”

  春桃吓得脸色一白,退到一旁不敢再说话。

  奚宁殿中的仆从虽不多,初一平时只在寝宫这边伺候,但他之前一并带回来的几只小妖,都见过初一的面容。

  若她们妄加猜测……

  对面的霍修端着一壶酒起身,走到司徒照的身边为他倒酒,随意交谈了几句后状似疑惑道“我总觉得魔尊面容十分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他声音不小,奚宁也听到了这句话,紧张地抬头看过去。

  司徒照放下杯子,随意靠在椅背上,冷淡地开口“是么?这位仙师想要套近乎,也不必用这种方式引起本尊的注意。”

  霍修脸色瞬间变得极差,旁边有人打圆场“魔尊有所不知,这位是仙帝麾下的霍修霍将军,并非仙师。霍将军早年征战各方,或许真与魔尊见过也说不准呢。”

  “原来是霍将军,”司徒照这才重新打量了霍修几眼,“我从不记人面容,多半是忘了吧。”

  他说是从不记人,语气却像在说你不配,霍修还有一肚子话没能说出口,脸色更差。

  周围的人都是第一次见他吃瘪,视线若有若无地扫过来看热闹,霍修当着仙帝的面不敢发作,只能强行忍下,勉强笑了笑“应当是霍某糊涂了,还请魔尊莫怪。”

  司徒照敷衍地应下,转头和别人交谈去了。

  仙帝习惯宴会上不提正事,有人实在好奇,几杯酒后忍不住旁敲侧击道“魔尊此次前来,定是有要事吧?”

  “是有几件事要处理,”司徒照将空了的酒杯拿在手中打转,眼神余光注意着斜对面的奚宁,“重要的事。”

  他不再多言,旁人也识趣地闭了嘴。

  奚宁很早就不想在厅里待着了,周围嘈杂的各种声音犹如实质一般将他包裹,奚宁越来越不自在,又担心走得太早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一直强撑着等到看见有位殿下起身离开,他才让席间走动的侍从去为他向仙帝通报一声。

  侍从与仙帝说了,仙帝抬眼看过来,温和地点了点头。

  奚宁松了口气,带着春桃悄声离开。

  等回到殿中,榕伯对他提早回来一点都不惊讶,只问宴会上一切可还好。

  奚宁点头,转身看向春桃,迟疑道“将上次我带回来的几个妖族,都放出仙宫吧。”

  都过了这么久了,霍修应当不会再惦记着她们,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趁早把她们处理了好。

  春桃闻言“扑通”一声跪下,惊慌道“求殿下不要赶奴婢走,今日是奴婢瞎了眼胡言乱语,以后再也不敢了……”

  榕伯也吃了一惊,还以为春桃是跟着奚宁出去犯了什么大错,奚宁没有半点松口,只道“尽快送走。”

  春桃还想扑过来抱住奚宁的腿,奚宁闪身躲开,独自回了寝宫,把剩下的都交给榕伯处理。

  系统刚才偷偷查了司徒照的资料,结果能找到的少得可怜,知道的不比榕伯多多少,它见奚宁心情不好,提议道“不如……我再去查一查司徒照的角色数据?这样是确定他是不是初一最准确的方法了,不过宿主也知道的,就是花费的时间比较长。”

  “不用了,”奚宁大概能猜到司徒照假装不认识他的目的,“他或许是怕霍修……”

  话虽这么说,奚宁还是担心出什么别的状况,如果他根本不是初一,又或是会不会受了重伤后失忆了……

  奚宁一直回忆着司徒照看向他的那个冷漠的眼神,心里堵得慌,自己涂完药膏后早早睡去。

  夜深时,寝宫的窗户小声响了一下,但奚宁已经熟睡了未曾发现,只有系统十分警觉,打算随时把奚宁叫醒,等了许久却不见任何异常,也没有人进来。

  系统以为是风吹的,便不在意了。

  一连过了几天,奚宁都没有出过宫殿,也没再见过司徒照,

  他让榕伯为他打探司徒照的消息,榕伯说司徒照应当是来调查上回两位魔族混入仙宫一事的,他听见外面有人提起过,不过最近司徒照白天和仙帝待在一起,晚上就回仙帝给他安排的宫殿,暂时看不出来要做什么。

  榕伯以为奚宁是在担心,没有联想到初一身上“殿下放心,仙帝定会派人将他看紧了,且他住在北殿,和咱们离得甚远。”

  奚宁低声应了,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