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0章 茶铺老板……(1/2)
被地球开发出新功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天一大早又在下雪。

  陶颛从集装箱房里出来,这里地势比较高,让他能清楚看见整个村落和对岸。

  这时候除了巡逻的人,几乎看不到人影在村中走动。

  陶颛弯腰抓了一把白雪嗅了嗅。

  雪花本该无味,但他却闻出了淡淡的腥味。

  身后一支强而有力的手臂揽住了他的腰。

  某人穿衣显瘦,脱了衣服后才能发现他身上几乎没有半丝赘肉,全都是肌肉,而且大多都是漂亮的条形肌。

  陶颛松手,任白雪洒落,慢慢地把身体重量靠向身后。

  任乾坤顺势把人抱了满怀,低头亲了亲男人的嘴角。

  陶颛微笑,反抬手摸了摸那扎人的下巴,“你打算留胡子?”

  “你不喜欢?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不留。”

  “小心崽儿们不让你亲。”

  “你让我亲就成。”任乾坤在心中叹息,他这个胡子看来是留不住了,不过偶尔作为情趣留一留也可,昨晚……他陶哥可是喜欢得快喘不过气了。

  陶颛立时感到有什么抵住了自己。

  这家伙,真是无时不刻不彰显他超雄的特质!

  “今天你什么时候走?”一般任乾坤都会吃过早饭才走,但有时候也会天没亮就离开。

  任大熊收紧手臂,“今天不走,之后一段时间都不会离开,我刚新婚,总得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和你培养感情。我调了一些人上来,让他们帮我分担,我只要在这里主控就可以,而且快过年了,全世界人都知道华夏人重视农历年,一般人不会在这时候找事,否则他们以后也别想好好过年。”

  陶颛嘴角弯起,“你忙你的,我也忙,现在这样也挺好。”

  任乾坤可不觉得好,他才二十一,过年才虚二十二,对忙事业不急,现在他就想每天纠缠他陶哥,恨不得把陶颛每个细胞都刻画上他的名字。事业什么的,可以让他那个身体看着越来越好的老爹继续担着,他还小,还是个只想成天爱得死去活来的青少年~

  当然,这种想法也只有在梦中想一想,他要真的甩手不干活,那就不止要挨双打,而是三打了。他可不觉得他陶哥会喜欢个啃老的长不大超雄。

  他是心态年少,但特别有担当!和厉寒雪那个假兮兮的冷漠男完全不同,那家伙看着冷静成熟,实际就是个没断奶的孩子。

  而奶那个家伙的偏偏是他陶哥。

  只要想到这点,任熊熊就想再去把厉小雪给打一顿。

  “忘了问你,你昨天和谁打架了?”陶颛冷不丁问道。

  任熊熊反应极快地说“不重要的人。我的颛颛大宝贝,你这时候还有心情去想别人吗?”

  陶颛耳朵被叼住,浑身温度猛地爆升。

  任熊熊正要趁着崽儿们还没起来的工夫再跟他陶哥讨个亲亲,如果能顺便在雪地里滚一滚那就更好了。

  但就是要有人来打扰他!

  胡聘来电话了,还找的是陶颛。

  “走吧,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陶颛拉上不高兴的任乾坤一起。

  任大熊看着拉着自己的手,又高兴了。

  到了行政大楼一楼的警备处,两人看到了一个胡子拉碴的青年。

  那青年个头不比任乾坤矮,身体看起来也不是特别削瘦,但整个人的气质显得特别颓废。

  胡聘指了指青年“昨天下午,我们在林子里找到这个人,他当时就在树上搭了一个小帐篷,人抱着一根萝卜在啃。焦藤跟我说了偷菜贼的事,让我们巡逻队留意。巡逻队员一看他手中萝卜,就猜出他可能是偷菜贼,就把他带了回来。”

  “带?”任乾坤觉得胡聘用的这个词很有意思。

  胡聘表情似乎有点无语,“他听说我们想要带他回去村庄,没半点反抗,还有点迫不及待。”

  “游民?”任乾坤上下打量颓废青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有一瞬间,他还以为这人是超雄,但感觉又有点不同,就好像遇到了一个缺陷很多的仿货。

  胡聘没有下结论,而是对陶颛说“从昨天我们带他回来,问他什么他都不说,今天早上我负责审问他,他突然跟我说他要见陶颛陶村长。问他什么事,他就又闭嘴了。”

  任乾坤不满“就为了这个,就来找陶颛?”

  胡聘冷静道“我觉得他认识我,他是看到我,才特意开口说话。”

  任乾坤心中感觉更加古怪,他明明不认识青年,偏偏有见过对方的微妙感。

  陶颛也在仔细打量青年,青年似恰巧也抬头看向他。

  两人目光相对。

  陶颛“……”

  颓废青年对陶颛笑了下,“好久不见。”

  陶颛迟疑地报出一个名字“厉海清?”

  厉海清嘴角翘起,浑身的颓废气质陡然消退,变得有点嚣张,还有点……中二。

  屋内另外两人听到陶颛报出的名字,那一刻的表情也很好看。

  厉海清摊在椅子上,歪着头看着陶颛,很□□地说道“你离开厉寒雪是对的,你现在看起来过得很好。当年我就跟你说过,你跟着厉寒雪没好果子吃,那一家就没一个好东西。”

  陶颛失笑“也包括你?”

  “我顶多算小坏。你是不是到现在都以为厉寒雪那家伙只是个被家族长辈欺压、被超雄兄弟威胁的可怜人?”厉海清嗤笑,“他背着你干的坏事数都数不清。当年就算你主动要做他副官,他还是会再多选一个,因为他有很多事都不能交给你去做。”

  陶颛“……你来就是特地告诉我厉寒雪的真面目?”

  任乾坤表示欢迎,哪怕这个说厉寒雪坏话的人也姓厉。

  厉海清眨了一下眼睛“哥们,有吃的吗?我还没吃早饭。”

  陶颛吐气,抱臂“早饭不急,我们也没吃,你先把事情说清楚,你怎么跑过来了?别告诉我,厉家这次派你过来抢孩子。”

  厉海清耸耸肩,“恭喜,你猜对了,他们就是要我过来抢孩子,重点是要把你抢回去,我那个爷爷可是指望你给厉家超雄一人生一个孩子呢。”

  陶颛表情开裂。

  胡聘脸色也很难看。

  任乾坤更是猛地一踹桌子。

  厉海清躲了一下,避免桌子撞到自己的腿。

  陶颛拉住要暴走的任大熊,尽量平心静气地问厉海清“你的脸和声音怎么回事?”

  厉海清摸摸自己的脸,“微整容,喉头肌肉也做了个小手术,完成任务就能再整回去。”

  “看来你对完成任务的念头不是很强。”陶颛完全猜不出这人是来干嘛的。

  在他印象中,这位厉家二少是个不太讨喜的家伙,说话很冲,看人都不用正眼,每次见到厉寒雪都是冷嘲热讽,对他和厉寒雪的关系也是相当鄙视。

  总而言之,他和这位厉家二少没有半点交情,有也是负面交情。

  “我从昨天下午被你们的人抓到,到现在都没吃饭。你先请我吃早饭,我再跟你说我来的真实目的。”厉海清无视胡聘的审视目光,也无视任乾坤那充满戾气的杀人目光,只盯着陶颛说。

  陶颛第一次知道厉海清竟然对吃竟然如此执着,以前在厉家也没听说这位二少爱吃啊。

  陶颛更搞不清楚这人在搞什么鬼,但他同意了厉海清的要求。

  不过他没让厉海清去食堂,而是请人帮忙从食堂打了一份相当于任乾坤食量的饭菜来。

  早饭送来前,厉海清摆出了一副“你们问我什么,我都不会说”的死样子。

  胡聘捏了捏指节,那表情怎么看都像是想要给人上刑。

  陶颛对胡聘摇摇头,拉着任乾坤从审问室离开。

  任乾坤一离开审问室,脸上那狠厉要杀人的表情就收了起来。

  胡聘也出来了,审问室内有监控,里面厉海清的举动,他们能通过视频看得一清二楚。

  三人互看。

  任乾坤先开口“你对这个厉家二少了解吗?”

  陶颛摇头,“不算特别了解,我和他接触也不多。在他年满十八岁以前,我几乎没见过他,只从厉寒雪口中知道他有一个超雄弟弟,知道他这个弟弟一直都想替代他,这个弟弟的存在也逼迫得厉寒雪越发努力,时刻不敢放松自己。”

  任乾坤撇嘴。

  陶颛捏捏他的手背,“厉寒雪确实很努力,无论是学习、锻炼、任务还是工作,这点不能否认。”

  任熊熊翻个白眼。

  陶颛被他逗笑,“据我所知,厉海清脾气很糟糕,他还患有比较严重的基因不稳定症,好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厉家才没有把他推到人前。但他的存在一直在威胁厉寒雪。”

  任乾坤表示“你知道的和我们收集到的情报差不多,除了厉寒雪的心理以外。因为这个人的基因不稳定症比其他超雄都严重,传说他还有基因上的重大缺陷,所以厉家极少会放他出来做任务,放出来身边也会安排好些人看着。”

  胡聘也是到现在都没有想通“那人到底什么意思?他一个超雄,就算是残次品……别那么看我,你们超雄都是残次品,只是残次程度有区别而已。”

  “我才不是残次品,顶多就是有点小病。”任乾坤很委屈地把脑袋搭在陶颛的肩膀上。

  陶颛不是很诚心地反手摸摸他的脑袋安抚他。

  胡聘给了一个鄙视的眼神,继续道“厉海清是超雄,还特意做了整容、改了嗓音,如果他要跟着一批游民埋伏进我们村,我们真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发现他。而且因为他残次程度比较严重,只要他注意躲着你和老爸,你们也不会凭借超雄之间的感知发现村里多了个超雄。那么只要找个你和老爸都不在村里的时候,他想要达成目的之一还是有可能的。如此,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要特意暴
为您推荐